闲来无事,


落得清闲。

 

【喻黄】疑心(一)

一个不知道怎么回事特别神奇的脑洞


心理医生喻x狂躁症病人黄

还有一个无脑的背景。。。daolao们原谅我吧。。


01

已经不知道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

火车的轰鸣,玻璃破碎的声音,还有什么人哭泣的声音。

黄少天觉得过去都是上辈子的事了,这辈子的自己,大概就是一个天天被捆绑在医院病床上的神经病,被医生左右的小白鼠,只要自己精神一不稳定,电击和铁链就会同时控制住他的身体。

【它出现时如同来到人间的恶魔。】

02

凌晨三点,例行的病房检查时间,新来的小护士颤巍巍地推开病房的铁门,在身后的监护工的陪伴下推着药箱走进房间,黄少天躺在病床上,所谓的病床也不过是一个可移动的铁架台上铺上一张白布,三根粗厚的皮带连着铁板固定住他的双手,将他牢牢实实的绑在铁板上。

“新来的护士啊,姑娘我跟你说,待在这地方可不能给你加薪啊,早点跳槽早好,别在这里浪费青春年华,你看看我,我就是这么浪费的。”双层棉质口套将青年大半脸遮住,将他满是调侃的声音模糊的有些低沉。

小护士显然被吓了一跳,眼圈都有些发红了,监护工皱着眉头用橡皮棍敲了敲床沿,瞪着眼看向青年,“黄少天,检查期间不允许交谈。”说完看着身边正在小心忙碌着的护士,语气不善地说道:“快点,给他检查完了没有?”

黄少天侧过脸打量了男人一眼,在口套里发出一声嗤笑,小护士抬手示意需要注射了,黄少天十分听话地歪过头,露出白嫩的脖颈,针筒稳稳的扎进大动脉,约莫过了十秒钟,针管才慢慢退出。

小护士收拾了一下手上的药箱,拿着一个手写板小心地退到墙角处,监护工不耐烦地将刚刚注射完的黄少天拖起来,按在墙上将三根手臂粗细的铁链扣在皮带的凹口处。

“刘哥,你说这次这个药会不会失效啊,我原来觉得这药可管用了,之前用过的几种都没这个好,可是最近不知道怎么的,总感觉自己睡不着,是不是药不行了?”黄少天安稳的靠在墙上,耸了耸好久没有活动过的肩膀,铁链蹭在墙上发出刺耳的吱吱声。“不过这个药起效的时候我倒是挺想睡觉的……”

“会不会我说了不算,你别废话了,过几天新医生就来了,会给你这个疯子配新药的。”被唤作刘哥的监护工废了不少时间才将昏迷的黄少天按在墙上,正准备将铁链扣在墙上时,想起了什么,侧过头去对墙角的小护士说:“什么时候药效会失效?”

小护士低头看了看表,突然脸色一变,慌慌张张地抬起头叫道:“快离开他,药效过了!”

“噗─”还没等监护工转过头,一双满是疤痕的手撕开了布料,挣脱了三层厚实的皮带,对着监护工的头按了下去。

“疯子……你干什么?!啊!!!救命!!”

“快按警铃!警铃!”

“滴滴滴滴——”

03

“喻医生,案例都在这里了,你真的要接这个病人吗……”

“已经答应别人的事,当然要做到。”

“可是……这……”

“大概只有我能帮上忙吧,上面派我去,也是这个意思。”

喻文州,全g市军医学院的心理学和药理学双学位硕士教授,本来生活应该是一路顺风顺水的,在三个星期前,意外的收到了一对夫妻的请求。

“请您治疗他吧,这是我们能为他父母做到的最后的事情。”

喻文州不是不懂得拒绝的人,但真正看到这个病人的病例时,他还是犹豫了。

毕竟能被军方设为A级病例档的病人,用一只手都能数的出来。

“黄少天……复发性躁狂症吗?”手指在病例上轻轻的敲了敲,从内页里掉出一张纸,上面印是军方特殊管理局的文件,“超a级黄金龙混血,可不是精神病能管的范围啊……”

04

黄少天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好好的坐在椅子上,脸上一阵抽痛,“嘶——好疼——这是干嘛了?我的脸怎么那么疼?”

“你还好吗?”

黄少天转了转头,发现自己的正对面坐着个带着眼镜的男人,看起来是个文文弱弱的书生样,就连刘海都像是自己初中时那种班主任最喜欢的高材生的中分发型,但仔细看起来却一点都不让人厌恶,反而……有点好看。

等黄少天回过神来,他已经盯着对面的男人看了将近半分钟了,黄少天轻咳一声低下脑袋,心里将自己智障的行为唾弃了无数次,‘黄少天你就不能矜持点吗你看看你对着个男人发呆你看看现在丢脸丢到姥姥家了妈的智障你怎么这么丢人呢’

对面的男人面对黄少天这样有趣的反应,意外地挑了挑眉,身体微微向后倒,靠在椅子上,两只手搭在腿上,轻咳一声,拉回了满脸尴尬的黄少天的注意。

“黄少天,你知道你为什么在这里吗?”

“我怎么知道啊,上一秒我还在被检查呢下一秒你们就把我绑到这个椅子上了。”黄少天摇了摇肩膀,向男人示意困住他大腿和躯干的六根铁链。

“你的药没有用了,记得刘监工吗,他的一只耳朵被你撕了下来,脸也破相了。”男人从桌上一叠文件里抽出一张相片放在黄少天眼前,之前那个满面凶相的刘哥在照片里被纱布层层包裹,鼻梁上一条长长的抓痕,肉都翻了出来,好好的一个爷们哭的像个姑娘一样。

黄少天撇过头去,歪着脑袋用行动表面自己的无辜。

“医院决定再给你找人配过一份药,不过这次配药需要医生随时跟陪,观察你的适药性。”

男人有推过来一张满是文字的文件,上面医院的红泥印已经盖好了,黄少天眨眨眼,鄙夷地看着男人:“你觉得这种东西和我说了我能拒绝吗?不就是个随行医生嘛,不怕,只要他不怕变成一只耳就行,其他我没意见。”

“啪嗒”一声,黄少天发现束缚着自己的铁链突然解开来了,还没等他惊讶,面前突然伸出来一只秀气的手,拉过他满是疤痕的手臂将他从座椅上拉了起来,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黄少天惯性向前倒在了男人怀里。

男人身上很好闻,不知道是哪种肥皂的香味,透着一股淡淡的甜腻的味道,反应过来自己在干什么的黄少天红了脸,耳边传来男人温润和煦的声音,“以后我大概就是你的随行医生了,请多指教,黄少天。”



评论(4)
热度(22)
Top

© 一夜惊寒 | Powered by LOFTER